中医药文化
“经典中医的答案是对的”——一位华西名医23年耳聋防治实践的体会

发布日期:2022-03-03 21:10:33              点击:

【字体:




编者按:每年的33日为全国爱耳日,今年是第23届全国爱耳日,主题为关爱听力健康,聆听精彩未来。特此,分享一篇来自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耳鼻喉科教授郑芸医师的自述文章《愛耳23年:中西医结合防聋治聋,势在必行》。

作为一名医师,我无法忍受自己对病人说:对不起,您的病,没法治,您只有一辈子这样了......我需要做一名真正能切实帮到病人的医师,我需要带给我的病人踏实的希望,我需要看到我的病人越来越好!——这就是为什么我选择了中西医结合防治耳聋的道路。

防聋治聋的关键在于弄明白为何耳聋!对此,经典中医早有答案!而且,通过我与华西听力团队近八年临床实践证明:经典中医的答案是对的……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郑芸医师

23年耳聋防治实践体会

(以下第一人称均为郑芸医师)

22年前海外艰辛求学

归国后坚持创办听力中心

200033日,中国第一个爱耳日时,我还未满28岁。接受了所在单位(当时的华西医科大学附一院)公派出国的安排,放弃了当时即将攻读医学博士的机会,在加拿大新斯科特省(Nova Scotia)哈利法克斯市(Halifax)的达尔豪斯大学(Dalhousie University)大众传播失调系(School of Human Communication Disorders)开始了停薪留职两年,攻读听力学硕士的留学之路。

为什么去留学?因为当时大家认为国内听力学很落后,需要去学习国外先进知识,培养中国自己的听力学专业人才。多年后的今天,我庆幸有这样的留学经历,因为它让我更清醒地认识到:要真正地防聋治聋,只依靠别人、依靠西方、依靠西医是远远不够的,还必须脚踏实地地依靠自己、依靠东方、依靠中医,中西医结合才是防聋治聋的正道。

基于当时的背景和有限认知,200016日,我落地加拿大,直到20011217日学成回国。在加拿大留学的那两年,是孤独而艰苦的。除了过语言关外,还有繁重的听力学硕士研究生课程必须通通过关,而且我对自己要求很严格,必须以最好的成绩过关。两年中,绝大部分功课都是AA+,甚至有的科目期末考试成绩接近满分,颇为中国人争光,让外国同学羡慕不已。200112月,绝大多数加拿大学生选择了论文板报答辩,我毅然选择了论文口头答辩,以优异的成绩获得听力学硕士学位,并成功考取了听力学家国际资格认证,当时肚里揣着孕8月大的儿子,回国回院工作。



婴幼儿听力专科门诊

留学回来后,因工作安排,我被迫放弃了喜欢且擅长的耳鼻喉外科医生生涯,专职从事听力学相关工作。但也因此,在与耳聋病人及其亲友打交道的过程中,我深切地感受到了所从事工作的价值所在,很快从为了争一口气把工作干好的状态,变成了为了康复好耳聋病人,为了教好学生而把工作干好的状态。

当时非常缺乏为耳聋人士服务的听力医生,这条路是否有未来,谁心里都没有准。在几乎眼前一抹黑,啥都没有的情况下,从2001年回国后不久,就开始反反复复写报告申请成立听力中心。功夫不负有心人,最终在2004年春天,得到了医院的支持。20044月,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批准成立听力中心并发文任命我为听力中心主任。

临床中迷雾遮望眼

遇见中医明师见月明




里程碑

在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成立听力中心后的十年间,听力中心发展壮大,从我一个人发展到了三、四十人。我将国外留学所学,结合耳鼻喉科医学的专长,倾囊运用到耳聋的早期筛查发现、检测诊断、干预康复,以及耳聋康复相关的临床、教学、科研工作等各个环节中。在“以人为本”的初心下,始终秉承以病人的需求为中心去做实事、做好事,华西听力在国内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影响力也越来越大。


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温江院区耳鸣耳聋眩晕专科特需门诊

不过,作为一名临床医师,在每天的耳聋康复临床工作中,我发现尽管对于耳聋的各项西医技术均较成熟,但是耳聋的根本病因和发病机制却仍然没有定论,就疗效而言,耳聋分为两种:能治好的耳聋和不能治好的耳聋。面临着三大类最常见耳聋临床问题,包括“传导性耳聋的治疗困境”“感音神经性耳聋的康复困境”“作为感音神经性耳聋的特例”。这些临床问题和困惑,让我经常陷入纠结的思考中,感觉身处迷雾,难以找到突破性的出路。

对于能治好的耳聋,西医有手术与药物两种治疗手段。但无论哪种方法,其疗效并不十分肯定,而且影响疗效的因素也并不完全明确。即便是手术、药物治疗后,当时有效的耳聋,如何预防也是未知数。

对于治不好的耳聋,西医的手段只有两种:佩戴听觉装置(如助听器、人工耳蜗等)、进行听觉-言语-语言康复训练。

  

四川省卫健委新生儿听力障碍诊治分中心质控

直到2014年,遇到明师,遇见真正的经典中医,并且通过践之以行后,原来陷入的仅用西医思维、西医方法解决不了的各种“迷雾”才得以渐渐拨开。中华传统文化——中医药,为我自己、我的团队、我的病人和他们的家人,打开了另一扇窗,指出了另一条路。自2014年到2022年这8年来,华西听力一直响应国家号召,切实践行复兴中华文化,将经典中医元素融入到耳聋的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早干预的“四早”临床日常工作中,坚持走中西医结合的道路,在耳聋防治方面,取得越来越多令人欢欣鼓舞的成效,收获越来越多病人的满意,得到越来越多团队成员及同道的认可。

可喜的是,在中西医结合的临床实践中,上面列出来的三大类问题,我们已经找到答案,并且已经知道如何从容面对。我们的中西医结合防治耳聋的治疗思路和具体方法也非常符合国家卫健委《2015改善医疗卫生服务计划》中对医务人员提出的要对病人提供“安全、有效、便捷、明白”的医疗服务的这一要求。

在此,我与大家分享我和我越来越多的团队成员目前对耳聋防治的三点认识:

1. 耳聋,这一病症虽然表现在耳朵,但是病的根本原因在全身的整体健康——小耳朵,大健康!我们的临床观察发现,耳聋的好转前后,伴随着全身健康状况的好转。我们还发现,一人治病,全家受益。要想当好医师,需要牢牢树立整体观,无论何时何地,运用整体观去观察、认识、思考问题,才能发掘答案。

2. 病人的病不是医师治好的,是病人自己好的——人有自愈力。医师的职责是去认识到这一点,指导、教会病人认识到自愈力的存在,并且帮助、督促病人去做对促进自愈力有益的事情,且须认识到自己是自身健康的第一责任人

3. 实践出真知——不宜盲从教科书、标准、指南、专家、权威,一定要有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打破固有的直线思维模式,才能找到真知灼见,医学的方向对了,医学的结果才会对!正所谓《道德经》所言: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

门诊团队及病人

响应国家号召,复兴中华文化,中西医结合防聋治聋,才是耳聋防治的出路!如何中西医结合?运用中医和中华文化的整体观,运用西医的听力学筛查、检测、诊断、康复技术,重视中西医皆倡导的“以人为本”的人文关怀在临床医疗中的实践运用,耳聋防治就能达到理想的效果。

愿与各位同道、病人及病人的亲友一起,携手共进,知行合一,身体力行,踏实践行中西医结合,齐心协力,防治耳聋,远离病痛,走近健康,时不待我。

来源:郑芸医师微信公众号


上一篇:

下一篇:


主办:四川省中医药管理局 联系我们
网站标识码:5100000014 蜀ICP备:190073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