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四川省中医药管理局 >> 四川名医  >> 正文

【四川名医】针灸先贤——涪翁

发布日期:2020-06-11 10:47:09              点击:


涪翁,古代医家名,西汉末、东汉初涪县(今绵阳市区)人,著有《针经》《诊脉法》(已失传),被誉为两汉时期十大名医之一,以针刺见长,对中医学发展有着巨大贡献。“涪翁文化”是中国两千多年中医针灸文化的历史积淀与传承,是中华传统文化的优秀典范,正在成为中华文明走向世界的“文化名片”和“交流使者”。

绵阳自西汉高祖六年(公元前201)置涪县,史志记载老百姓者,涪翁当属第一人,且涪翁治病不论贵贱,皆全力救治不图报酬。涪翁乃是治病以针刺见长,其时代又远在华佗之前,因此,他也是继扁鹊、仓公之后,最先见于正式文献记载的一位针灸先贤。他深受当地民众的爱戴,当地历代以涪翁命名的有涪翁山、涪翁堰、涪翁村、涪翁路以及后人为他作诗作画,树立碑石以纪念他。涪翁所著的《针经》一书,当是他自己撰写,并传播门人的一种专门论述针刺治疗的医籍,此书古时亡佚,实在可惜。

史志有关涪翁的记载

南朝时期,宋著名史学家范晔编《后汉书·郭玉传》,是迄今发现的有关涪翁的最早文字记载。其云:“初有老父,不知何出,常渔钓于涪水,因号涪翁,见有疾者,时下针石,辄应时而效。乃著《针经》《诊脉法》传于世。”

明朝万历年间,任四川按察使的曹学佺撰写地理著作《蜀中广记》,其中记载:“涪翁者,左绵人,肥遁不出,不知姓名。所居处为渔父村,玉从之受《易》焉。”明朝嘉靖年间编纂的《四川总志》记载:“渔父故村,绵州东四里。”

清朝绵州地方志对涪翁的记述较多。乾隆《直隶绵州志》:“汉涪翁避王莽乱隐居于此。以渔老,善医术。见南山十贤堂记。祀乡贤。”同治《直隶绵州志》:“涪翁避王莽乱隐居于涪,以渔钓老,工医。”同治版《彰明县志》亦载:“涪翁避王莽乱德其姓名,捕鱼为业,兼精医术,活人甚多。”

汉代涪县中医文化渊源

从出土文物和史籍记载看,涪县的中医文化传承从西汉到东汉有较为清晰的渊源,涪县在我国中医文化中占有重要地位。

涪县西汉人体经脉漆雕。19952月,涪城区永兴镇的双包山发现大型椁墓,出土数百件文物,其中一具木胎髹漆人体模型,残高28.1厘米。漆雕木人体表分布的数道红色线条当系经脉,与《黄帝内经·经脉篇》记载的八脉有着相似之处,与《阴阳十一灸经》和《足臂十一灸经》等古经脉佚书中记载的经脉路径分布非常相似。此外,它还有上述三书未载的督脉。曾在绵阳从事多年文博工作的华东师大教授何志国认为,经脉漆雕木人是迄今发现最早的一件有关经脉学的医学人体模型,为经脉学说的形成和发展研究提供了形象、直观、可靠的实物资料。据他考证,涪县西汉人体经脉漆雕所在墓葬年代在汉武帝元狩五年(公元前118年)之前,较史载涪翁在世时间要早一百年以上。

扬雄寓居涪县“著书”。公元前13年,扬雄在前往京师长安途中,曾寓居涪县阳泉(今西山公园)和钟阳镇(今新皂镇)。扬雄《太玄经》云:“五五为土,五在地十之中。”与《内经》土常以生相合。《太玄经》的“道”与医道同出于道。扬雄《法言》云:“言,心声也。”郭玉也说过“医之为言意也”。二者异曲同工。古人认为医学的医,跟意念的意,音和义是相通的,而中医医生要靠意念、意图来治病,强调了思考和悟性在中医诊疗中的重要作用。

两汉十大名医涪县有三。《中国历代十大名医录》将涪县的涪翁、郭玉、李助列入两汉十大名医。郭玉,涪县南山“学医”,公元89105年为太医丞。《后汉书·郭玉传》记载:涪翁传医技于程高,程高再传郭玉。《直隶绵州志》记载:延贤堂为南山郭玉读书处。李助的贡献则在完成了《经方颂说》。据《华阳国志》记载:“李助多方,以药立称。”注云:“助,字翁君,涪人也,通名方,校医术(书),作《经方颂说》,名齐郭玉。”李助所著《经方颂说》一书已失传。

涪翁的川医宗师地位

涪翁是第一位载入正史的四川医家,《中国历代十大名医录》将其列入两汉十大名医。1995年,成都中医药大学将涪翁形象绘制于医史博物馆的大型壁画上,并复制了清代涪翁诗碑六条屏,陈列在医史博物馆。《人民日报》201635日刊发《中国中医药发展简图(一)》,推介涪翁肖像和事迹。

涪翁所撰的中医著作《针经》,是我国医学史上第一部较为系统的论述针炙疗法的专著。在这之前,《内经》虽有扁鹊等人在治病中运用针灸论述,但尚无针灸专著的问世。《后汉书·郭玉传》载:“帝奇之,仍试令嬖臣美手腕者与女子杂处帷中,使玉各诊一手,问所疾苦。玉曰:‘左阳右阴,桩有男女,状若异人。臣疑其故。’帝叹息称善”。郭玉通过脉象就能认别男女,从一个侧面反映了涪翁《诊脉法》的内容是十分精粹的。

自涪翁起,四川医脉千年不绝,名医辈出。据历史文献记载,从汉代至明清,见诸文献记载的四川医家有1000余人,影响医坛2000多年,历久不衰。

涪翁文化的演变和传承

涪翁医术精湛,不分贵贱,热心为民治病,深得涪县及绵州人民的敬仰爱戴,历代先贤名士为其作诗作画、树碑立传。如今,绵阳有以涪翁命名的涪翁路、涪翁山、涪翁堰、渔夫村等。

立祀表率。明代绵州举人李梓撰写的《南山十贤堂记》,记述了历代民众供奉、祭祀涪翁等十位本土先贤的情况,涪翁成为后人怀念、凭吊、效仿、学习的榜样。

涪翁山。清同治《直隶绵州志》卷五十记载:“‘涪翁山’三大宇,杨叔兰书”。1892年秋,绵州宿儒吴朝品一行曾到南山“访古”,仔细观看“涪翁山”三个大字。

涪翁堰。清同治《直隶绵州志》卷十记载,嘉庆十七年(1812年),民众开修“涪翁堰”,“自西河起至林坝木龙河止,下流三十余里,灌田一万余亩”。时至今日,涪翁堰仍在发挥农业灌溉、防洪排涝等作用。

涪翁像。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绵州教谕吴朝品在李杜祠内为涪翁立碑,碑刻涪翁肖像,将其与生于绵州的李白、流寓绵州的杜甫同祠纪念。碑上除涪翁画像外,还有铭文。绵阳市中医院在住院部复制展示涪翁刻画像,并在门诊大厅陈列涪翁铜雕像。

涪翁亭。据《四川通志》记载,南宋绵州通判杨叔兰曾在绵州东山之阿(今富乐山)建“招隐亭”(又名涪翁亭)纪念涪翁。清光绪时,绵州进士陈经畲修复或重建。

涪翁路。涪翁路建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是游仙区重要的城乡道路,从城区经过富乐山侧“渔父故村”至小枧镇。

涪翁颂表。南宋嘉定元年戊辰(1208年)二月初,绵州通判杨叔兰书“玉泉涪翁凌旷”等大字于东山。今石刻尚存。

《涪翁问》诗。1208年,杨叔兰赋诗《涪翁问》并镌刻于南山(今南桥下龙王古庙东侧,被埋)。

涪翁碑刻。清同治《直隶绵州志》卷二十八载:雷家观,治南三十五里,即古涌泉寺。[]碑镌“宋嘉泰十一年,成都府教授史渐表汉隐君子涪翁、河上丈人”等字,犹可省识。沈家庵,治南四十里,即古翔龙院,残碑有云:周秦之间有二隐君子,一日涪翁,一日河上丈人。恒钓碧溪涪水。傍山岩畔镌有“涪翁”二字。

涪翁诗碑。清光绪年间,绵州教谕吴朝品作诗,夔门名士张朝墉书写六条屏诗碑,共有470余字,现存。

渔父故村。在今芙蓉溪东岸第一山下。在城东涪江岸边有一长约7米、宽约3米颜色微黄的巨石,名“黄斑石”,相传为涪翁垂钓处。上刻杜甫《东津观打鱼歌》二首。

上一篇:

下一篇:

 
友情链接:
主办:四川省中医药管理局 违者必究 蜀ICP备19007388号
Copyright?2017 sctcm.sc.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电话:86-28-86623427 传真:86-28-86625761
技术支持:成都中医药大学信息与教育技术中心